Monthly Archives: May 2019

A WARTIME GONGLI MANUAL

– 工力拳 GONGLI BOXING SET 紹興縣國術館 by the Shaoxing County Martial Arts Institute [1938] [translation by Paul Brennan, May, 2019] – 工力拳 母拳 Gongli Boxing Set and its Basic Elements – 緒言 FOREWORD 處在這個人類互相殘殺的時代,生命的寄生,常在技能的不知不覺之間,人類要求生存,便須集合某一民族的心意,致力於集體的安全,所以要求大我的生存,便須自我出發,自力更生,以適應環境。 東浙具有數千年文化的歷史,文事武備的修明,早有事實的昭示,當此民族存亡生死關頭,國家有遷戌禦邊的權利,人民便應盡服役的義務,吾越自實施社會軍訓以來,大多數國民都已武裝,抱着敵愾同仇的朝氣,誓願效死疆場,執干戈以衞社稷,為民族求生存,可是返觀自從征兵以來,一般國民志願從戎而因體格的不合者甚多,致救國熱誠,有心餘力拙之歎,詎不知這種民族武力汩滅的由來,不是傳統的而是時間的問題,我們看,楚漢戰爭時的項羽,江東八千子弟兵,縱橫海內,所至無敵,充分表示浙東健兒的身手:越王勾踐含垢忍辱,十年生聚教育的結果,卒能沼強吳而霸天下,戚繼光練兵疏中,有:「寇入平原利車戰,在近邊利馬戰,在邊外利步戰,三者迭用,乃可制勝,今邊兵惟習馬耳,未嫻山戰林戰谷戰之道也,惟浙兵能之,願更予臣浙東殺手砲手各三千,再募西北壯士,足馬軍五枝,步軍十枝,專聽臣訓練。」極言浙兵的可用,其鎭守蘇州永平山海時,邊軍不知軍令,迨浙兵三千至,陳郊外,天大雨,自朝至日昃植立不動,邊軍大駭自是始知軍令,於是其兵精堅雄壯,可知東浙國民,本來有勇敢的精神,健全的身體,和紀律的服從,加以正規的訓練,遂可蕩寇滅倭,建保衞民族的功勳。現在強寇依恃着飛機大砲和坦克車,侵佔我土地,殺戳我同胞,刦掠我財產,非至中國亡滅種不止,我們為保衞國家民族而抗戰,已抱定犧牲的精神,大家起來站在最前線作抗日自衞的工作,同時深入敵人的後方,作廣泛的游擊戰,以為積極的抵抗,致敵於死命,在此場合,便須利用自我出發的技能,才能收勇敢堅強的效果,於是而古董式的國術,便為軍事輔助上的重要條件,所以我們對國術的訓練,便有如下的信條: 一、國術訓練,可以加強體力,肩負抗戰鉅任。 二、國術訓練,可以憑自我的技能,靈敏的態姿,以攻擊敵人。 三、國術訓練,可以博取最後五分鐘肉搏時的勝利。 四、國術訓練,可以在自衞的原則下,推廣至保衞國家。 五、國術訓練,可以激發國民尚武的精神,造成抗戰時堅強的壁壘。 … Continue reading

Posted in Uncategorized